琉_爬了西苑

污。杂食。更新缓慢。关注需谨慎。

2017年啦!大家新年快乐呀!

2017-01-01

我有sada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016-10-14

吐槽(11)

一进游戏光忠就问我sada酱的事……

光忠,你知道我们家为什么没有sada酱吗??那是因为你他妈自己不去捞回来啊???我是不让你去???没有吧?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去捞sada酱!!!?问我有屁用!!!!!

啊啊啊啊啊啊还有你给我搓的都是什么刀装!我要轻骑!!轻骑!!!不要轻步!!!本来资源就入不敷出!!你这样对得起辛辛苦苦远征的刀刀们吗??

什么??你要说是我脸黑??那你就很棒棒啊??会顶嘴了喽??信不信我掐死你!!

………所以7图是不是大家都刀装掉完回来?还是我哪里弄得不对啊??这个消耗简直吃不消我都要崩溃了…………

2016-10-14

吐槽(10)

有人留言说恶婶那篇太黑暗了,看得不舒服………然后还暗指了一下我有病(。

我写的是暗黑本丸啊,不写的黑暗一些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2016-06-16

吐槽(9)

想开车。

想开次郎X女婶的车。

一期的也想开。

然而我最近是不是写伤了,一个字都憋不出,好歹我也是个阅车无数的老司机!??

好烦啊,开不出车的我跟一条咸鱼有什么区别??!

2016-06-07

蛇审(4)

没有原则就是嫖。


本丸的清晨在一期一振的尖叫中拉开了帷幕。


为什么会有手?诶?怎么回事?!到底为什么会有手??


一期一振混乱的想着,在他没忍住放声尖叫过后,那只露在外面的手动了一下。


那只手柔若无骨,皮肤白皙到近乎透明,手指纤细修长,它缓缓的抬起,然后轻柔的覆盖住了一期一振的嘴。


冰凉的触感从唇上传来,不但没能给一期一振过热的大脑降降温,反而让他更加紧张了起来。


察觉到他身体的紧绷和微微的颤抖,另一只手也从他的被窝了钻了出来,一期一振注意到那只手的指甲修成了漂亮的尖形,指甲的前半段还带着漂亮的红色。那只手摸索着碰到了一期一振的脸,也许是这只手...

2016-06-03

吐槽(8)

昨天晚上睡得超级差,一直在醒……特么还梦到我是个灵力很强但是身体素质很差的男审,而且还被次郎和日本号艹了………还是hate fucking……

什么鬼,不服啊,从来都是我艹别人!(。

然后还梦到X战警天启上映之前我就找到了高清资源,看了特激动,更加睡不着了……

2016-06-01

蛇审(3)

没有原则就是嫖。


“您这么做是不对的!”一期一振义正言辞的说道。


他面前是盘成一团的审神者,对方一反常态没有竖起身子,反而有些无精打采的耷拉着脑袋,刻意不去看一期一振。


早上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后,一期一振又羞又怒,知道自家弟弟们并不会好心来帮助他,他只能自己动手有些粗鲁地握住了蛇身,企图把她从自己身上弄下去。


审神者的身体滑溜溜的不太好握,再怎么说对方也是自己的主也不能太过粗暴,动了几下后他的和服彻底从他肩膀上滑了下去,刚刚把审神者的前半段扯离自己,正在努力把剩余的从自己的腰腹上解开的一期一振一个不留神,赤蛇又重新缠上了他的胸膛。


“您快下去!”一期...

2016-05-31

蛇审(2)

没有原则就是嫖。


过了两个时辰后,一期一振开始知道为什么加州清光如此爽快的就把审神者甩给了自己。


审神者,两米多长的蛇妖,身体比他的手臂还要粗一些,非常非常的重。


一开始一期一振还没察觉出审神者的重量,大概是被对方用蛇信频繁骚扰脸颊让他无暇顾及,一旦冷静一些下来后只觉得身上沉的不行。尽管他已经微微出了些汗,审神者却丝毫没有要下来的意思。


也难怪加州清光会吃不消。一期一振想起了对方的小身板,想必比他还无法承受审神者的重量吧。


这样下去不行啊,自己难道要成为第一天就被审神者压垮的刀吗!


为了避免出现这样的情况,一期一振抬手轻声咳嗽了一下,“主殿。...

2016-05-27

恶婶(16)

第十六章


“你不应该那样做。”莺丸说道。


“什么?”青江愣了几秒,“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你明白的,青江。”莺丸淡漠的瞥了他一眼。青江一改刚才茫然的模样,颇有些无奈的笑了起来,“我就知道,连点心都不准备,你喊我来肯定不是单纯的想喝茶。”


他干脆躺了下来,一脸的无赖,“你好伤我的心啊,莺丸。”


莺丸有些头疼的看着青江,“别闹了,青江。”


“我没闹啊。”青江立刻接上了话,“审神者的事情我听说了,你会怀疑我我也……还算合理,但是抱歉,不是我干的。”


也许是觉得自己平时没个正经,说出来的话也没什么说服力,青江又补充道:“你可以去问问石切丸,或者太郎,真的。...

2016-05-21
1 / 4

© 琉_爬了西苑 | Powered by LOFTER